意大利小镇67%献血者测出病毒抗体 不知自己被感染


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

他认为应给城市贫困户、低收入家庭、失业人群和受影响的复工人员提供消费券。根据地区和月份不同,消费券可以相应地变化,但是重点是要去扶持贫困、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员,提供基本保障。在农村地区,则必须加强社会保障网,提高低保水平,保障基本生活。

他认为,政府的刺激政策需要考虑投资效率,投资项目的选择要以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水平为依据,虽然政府支持的项目一部分会给到国企,但这次大多数公司无论是国有还是私营企业都会受益。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投资方面,林毅夫则认为,政府需要发挥积极作用刺激投资,包括使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刺激投资。因为私营投资和出口市场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这次出口市场受到了重创,所以“可能无法由私营部门来增加投资了。”

资金来源方面,林毅夫表示,应允许政府负债率上升。此前中国政府把每年的财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内,而当前遭遇供给和需求“双杀”,今年应该允许政府财政赤字率上升到3%以上,甚至增加2至3个百分点。

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林毅夫强调,中国的经济增长必须依赖国内市场和需求。过去中国政府应对经济危机主要靠投资拉动,但这次,需要同时保护家庭、保障消费,帮企业渡过难关。

林毅夫还强调,要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如免税或者减低税率、推迟社保医保缴费、提供流动性支持等。尤其要帮助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可以提供大量就业,是很多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生存对中国渡过难关后保持全球制造业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